“价格屠夫”特斯拉举刀,这场仗没有输家?

  • A+
所属分类:龙8

原标题:“价格屠夫”特斯拉举刀,这场仗没有输家? 来源:无冕财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作者远山,编辑 陈涧,未来汽车日报经授权发布。

2021年新年伊始,特斯拉就给消费者和友商送上一份“大礼”。

1月1日,据特斯拉中国官网消息,特斯拉Model Y长续航版起售价为33.99万元,而此前的最低预估价为48.8万元,下调14.81万元。特斯拉Model Y Performance高性能版起售价为36.99万元,此前最低预估价为53.5万元,下跌16.51万元。

特斯拉之前也多次进行过降价,但此次降价幅度之大,还是超出不少人预期,也因此,市面上出现了两极分化现象。

一部分之前刚买特斯拉不久的车主感觉震惊、无法接受,毕竟自己仅仅提前几个月,就多花了十几万。而更多的消费者则嚷嚷着“真香”,一窝蜂冲进特斯拉官网订购,导致网站一度“瘫痪”。有消息称,1月3日,在特斯拉上海某门店,有很多前来咨询和体验样车的客户,销售人员介绍目前收到订单达到一万多个,试驾要等到两三个月后。

特斯拉来势汹汹,外界关注的是国内造车新势力受到的冲击。1月3日,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这一次友商在元旦的降价我们挺有信心,连内部电话会都没有开,数据也完全证明,降价已经证明仅仅是营销的方式而已,而且还肯定是双刃剑”。

同日,蔚来汽车董事长、创始人兼CEO李斌也在蔚来二手车业务发布会上回应称,特斯拉Model Y未对蔚来带来影响,这两天的订单量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尽管小鹏和蔚来对特斯拉的降价都表现淡定,不过,特斯拉开启价格战,对于国内造车新势力真的毫无影响么?

欲碾压第二三四名

数据或许最能说明问题。

1月2日晚间,特斯拉公布2020年全年汽车销量,显示去年全年累计交付499550辆电动车,高于华尔街预估的全年交付481261辆电动车,较2019年增加了36%。此外,Model Y量产已经于上海超级工厂启动,预计能短期内交付。

由此可以看出,特斯拉2020年的交付量已经逼近50万辆大关。可以预料的是,随着特斯拉国产化加速,产能将进一步降低,而成本会得到更加有效的控制,这恐怕就是此轮特斯拉大降价的底气所在。

目前,中国电动车市场上对标Model Y的几款主要SUV车型为:蔚来的EC6和ES6,售价分别为36.8万元起和35.8万元起;理想的理想ONE,售价32.8万元起;威马的EX6 Plus,售价27.99万元起;小鹏的G3车型则更为便宜,起售价为14.68万。

显然,随着特斯拉Model Y长续航版直接降到33.99万元,也就比未来的EC6和ES6更便宜,和理想ONE在同一价格区间。虽然威马和小鹏的两款电动车价格更为便宜,但两者也存在各自问题。威马的品牌影响力在几大新能源车企中排位较后,小鹏G3属于入门级纯电车,性能相比其他几款还是有差距。

另一组数据或许更能看出小鹏与特斯拉之间的差距。

2020年11月份国内新能源车销量显示,Model 3销量突破2万,而同价格区间的小鹏P7,单月销量只有2700余台,为Model 3的两成左右。

可以看出,一旦特斯拉与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同档次电动车价格差距拉近或者持平,更多消费者就会转而购买特斯拉产品,毕竟,特斯拉所具有的品牌效应以及整体品质相比而言更具优势。

对于特斯拉而言,在2021年新年开启新一轮价格战,也有其战略考虑。

2021年,新能源汽车买车政策有新变化。1月1日起,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标准在2020年的基础上退坡20%。造车新势力在内的国产新能源车企所能获得的政策红利进一步缩减,对于特斯拉而言,这是一个利用价格冲击竞争对手市场的契机。

2020年,特斯拉股价一路暴涨,上涨超7倍,马斯克2020年增加了近1400亿美元的财富。在被纳入标准普尔500指数前夕,特斯拉股价飙升至新高,跻身美国市值最高企业行列的特斯拉,可以从资本市场融到更多“便宜的钱”用于扩产及降价。而类似于降价带来销量快速增加的利好消息,会进一步刺激其股价走势。

特斯拉此轮大降价的目标,应该是牢牢占据国内电动车中高端的绝对领先地位,把第二、三、四名远远甩在后面。而造车新势力量产刚起步,销量和特斯拉不是一个级别,成本大幅度降低很难。

从市场逻辑看,行业第一名主动采取价格战,就是希望以此加速洗牌,从而抢占更多市场份额,不给竞争对手以喘息之机。特斯拉降价,将借此实现国内新能源车中高端市场份额的最大化占有。

至于销量据称超过特斯拉的比亚迪、五菱宏光,由于属于低端市场领域,本身也不是特斯拉的目标市场和消费人群。

国产新势力咋办?

当然,在特斯拉大降价带来的明显冲击下,国内造车新势力也并非毫无抵抗之力。

特斯拉虽然贵为新能源车头牌,也存在不少软肋。

首当其冲的,是上海工厂的生产线才刚刚启动,特斯拉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产能大幅度增长。

如此一来,特斯拉降价虽然能带来大量新订单,但产能滞后会造成交付延迟,并且影响到后续营销计划。就如当年小米因产能受限,导致用户需求无法完全满足,甚至被指责为“饥饿营销”,也错失了最好的发展窗口期,让华为等其他竞争对手乘机抢夺市场。

与此同时,近期特斯拉也出现了不少质量事故,包括“加速门”、“失控门”事故等。自2020年以来,特斯拉在国内发生的疑似失控事件已接近10起。

此外,国内造车新势力也在努力构建自身的竞争力壁垒。

比如蔚来擅长于服务,拥有为数不少的粉丝级用户。而在特斯拉降价的当天,小鹏汽车官方微信宣布与大疆孵化的Livox览沃科技达成合作,将在2021年推出的全新量产车型上使用Livox为其定制的车规级激光雷达,抢占激光雷达量产车高地。

可见,特斯拉并非完美无缺,也有自身的软肋,同时,蔚来、小鹏、理想等国内造车新势力的股价也在持续上涨,这说明资本市场对于其发展前景保持看好,有资本加持带来的更多“弹药”,为造车新势力在技术研发及量产上奠定了基础。

最大赢家是谁?

而一个更加有趣的话题是,特斯拉开启价格战,最大赢家或许不是它,而是其供应链伙伴。

2020年12月29日晚间,国内A股上市公司雅化集团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雅安锂业,与特斯拉签订电池级氢氧化锂供货合同,约定从2021年起至2025年,向特斯拉供应价值6.3亿美元-8.8亿美元的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这份大单直接导致雅化集团股价暴涨

同时,宁德时代(300750.SZ)也将受益于特斯拉的降价促销。

2020年12月29日晚间,宁德时代连发三条公告,拟建设或扩建三个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总投资不超过390亿元,宁德之所以如此大手笔投入建设,无非是因为作为特斯拉的电池主要供应商之一,特斯拉急剧增加的电池需求为其提供了足够的订单空间。

随着特斯拉国产化的不断深入,还有大量国内零部件供应商,其中为数不少是上市公司,这一名单还在扩容之中。

比如近期福耀玻璃表示,已被选择为特斯拉美国和中国Model Y车型的供应商。万丰奥威子公司已取得特斯拉Model Y供应商订单,为其供应镁合金座椅支架、座椅骨架冲压件等产品服务。

可以预料的是,特斯拉产销两旺的局面,以及未来为了控制成本扩大国产化零部件占比,都将成为众多国内供应链厂商业绩与股价的双重利好。

可以说,特斯拉降价对于国内新能源车是“鲶鱼效应”。

一方面强化市场教育,让更多消费者购买新能源车,扩大市场总盘子,同时倒逼国内造车新势力等苦炼内功,对于消费者而言会获得更好性价比的新车;另一方面,带来国产供应链的整体发展,最终间接助力中国新能源车产业链的成熟。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